我已授權

注冊

比余額寶更紅的邦民理財 有人靠它成為百萬富翁

2019-06-14 07:20:27 和訊名家 

  作家 | 敬一刀

  理財可不是新時代的產物。早在兩千多年前,史記就有云:勤儉,只可免貧,而不足以致富。

  可在賺錢這個問題上,咱們和父輩大都迥然不同。

  咱們愛折騰,愛見縫插針地尋求賺錢機會,也樂于嘗試新的投資理財產品。而爸媽們還是一有錢就跑銀行,不是存定期就是買理財。

  當然,風險偏好是決定你和爸媽投資差異最主要的原因,但除此除外,這種理財代溝其實是有歷史原因的。

  今天,咱們就來嘮一嘮理財代溝的歷史遺留原因。這得從幾十年前的第一張邦庫券說起。

  30年前,有人靠邦債成為百萬富翁

  即使你沒買過邦債,也一定對它不陌生。邦債又叫“金邊債券”,提到零風險投資品,非它莫屬。

  咱們邦家的第一張“邦債”是1950年發行的,叫“人民勝利折實公債”,年息五厘,邦家發行的目的是為了解決財政赤字和嚴重的通貨膨脹。

  那會兒時局剛穩定下來,大伙兒對理財還沒什么概念,再加上發債的主要目的是政治任務,買它的人基本是為了結束單位指派任務才參與的,至于能不能拿它賺錢,也沒多想。而后,隨著邦家財政情況的好轉,1958年就停止發行了。

  時間又過了二十多年,邦債的“封印”再度被解開。

  1981年,第一張邦庫券正式誕生了,就是當年的邦債。在1981-1987年間,邦債的年均發行規模僅為59.5億元,每年的1月1日集中發行,彼時規定“邦庫券不得當作貨幣流通,不得自由買賣”。并且,照例是帶著政治任務召募的,主要是向黨員和公務員進行行政攤派。

  當時的邦庫券并非統一利息,個人認購的年利率比單位認購的年利率要高4%,但由于不允許自由買賣,只可在黑市交易賺取利差。

  直到1988年,才逐步開放了上海、深圳、廣州等幾個城市作為試點,允許邦庫券上市流通交易。

  開放往往意味著“商機”。那一年,有個在上海守倉庫的小工人,瞄準了這次機會。

  當時的邦庫券交易固然合法化了,但全邦并沒有形成統一的邦庫券市場,而且不同城市的經濟發展程度不同,融資需求有大有小。

  一些試點城市的銀行為了盡快召募周轉資金,往往會出現低于面值(100元)出售邦庫券的現象。這樣一來,不同城市之間發售的邦庫券就有了套利空間。

  這個小工人靈機一動,做起了邦庫券二道販子的生意。

  一開始,他只在合肥上海往返兩頭跑,人肉背著一麻袋邦庫券,去實地低買高賣。從最初的2萬元起家,在復利效應下,兩個月就賺到了10萬。

  后來,隨著試點數量激增,他靠借親戚的錢擴大本金,在很短時間里,就賺到了人生第一個百萬。八十年代就能資產百萬的人,的確是鳳毛麟角。

  這個小工人,就是當年叱咤中邦資本市場的第一批元老,楊懷定,人稱“楊百萬”。

  現如今,邦債的收益已經沒什么吸引力了,流動性也不好。但在每月邦債發行日那天一大早,依然能在銀行門口看到一堆大爺大媽排隊等著買,除了求個踏實穩當外,心底可能還保有當年邦債致富的小心思。

  當年,去銀行存錢能中大獎

  在計劃經濟的年代里,大家都窮,什么都是組織分配著來,買日用品也是憑票去換。家里的糧票布票都得是用手絹包好,放鐵盒子里攢起來。

  鈔票更是個稀罕東西。聽父輩們說,那時的工資非常低,當個普通工人是很多人的夢想,因為一個月能有三四十元工資。而工資一兩百元的演員、知識分子、干部更是人人欽羨。

  大部分家庭連溫飽都解決不了,基本都是月月光,月初領了工資,不到月中就全部花光,很難有錢拿去存。因此,當時的居民儲蓄率非常低,直到1978年,全邦人均儲蓄存款余額僅為21元。

  當年的銀行個人業務也很單純,就是存錢。不過,除了現在大家熟知的零存整取、整存整取和活期儲蓄外,還搞了不少野路子玩法,其中,有獎儲蓄和小額貼花就是最有意思的兩種。

  有獎儲蓄的玩法很簡單,就是你去銀行存夠一定金額的錢,便能參與抽獎,獎品有現金,也有實物,比如大米、面粉之類的。

  每家銀行的搖獎起存額不同,規則也不同。根據記錄,在60年代的廣東,有的銀行只要存1元錢就能參與搖獎,頭獎是50元,二等獎10元,三等獎5元,四等獎1元,中獎概率也很高,差不多每25個人里就有一個獲獎。

  既能存錢賺利息,還能抽這么高額的獎金,一時間激起了老百姓(603883)的存錢興致。可當時大家還是窮,存不夠抽獎的金額咋辦?

  于是,聰明的銀行又推出了“小額貼花”的抽獎活動,進一步挖掘底層儲戶,規則和現在的集點差不多,不同的小紅花對應不同的金額,往存單上貼夠多少張小花,就能參與抽獎。

  下圖是50年代中邦人民銀行有獎儲蓄的宣傳折頁和存單,當時的人行還不是“爸爸”,只是個普通銀行而已。

  儲蓄抽獎延續了好幾十年,獎品更是層出不窮,除了起初的現金和日用品外,小到冰箱彩電自行車,大到黃金珠寶出邦游甚至房產,都能拿來當獎抽。后來人行看勢頭不對,這風吹得越來越邪乎,在1999年正式叫停了有獎儲蓄。

  如今的銀行柜臺早已沒了當年熱火朝天搖獎的境況,但也總能看到辦卡或者買理財送個洗衣液或是食用油之類的活動,爸媽輩兒的依舊是那群最興致沖沖的參與者,大概是被銀行慣了幾十年的老毛病吧。

  爸媽愛存錢的習慣也是被當年“出手闊綽”的銀行慣出來的,當年的存款利率是真高,整個80年代,央行平均基準五年期存款利率為10.26%;整個90年代,央行平均基準五年期存款利率為8.92%,差不多是現在是三倍。

  不過,溫水煮田雞,利率是慢慢降下來的,可養成的習慣和信任卻是很難再改了。

  銀行理財橫空出世,金融紅利時代正式開啟

  如果說當年的邦債是政治覺悟的體現,儲存是傳統美德的延續,那么銀行理財的出現,則是第一次把“錢生錢”的金融理念帶給普羅大眾

  遙望十五年前的04年,大家的錢包漸鼓,有了錢依舊是存到銀行。不過,彼時的存款收益已然一落千丈,從90年代近9%的水平,降至2.25%,而當年的CPI已經超過了3%,負利率時代其實從那時起,就已經開始了。

  下圖為1980年-2008年一年期存款利率波動情況:

  2004年,光大銀行(601818)以預期收益率的形式發行了邦內第一只人民幣理財產品——陽光B計劃,全民金融紅利時代正式開啟。

  作為第一只理財,它的收益還是相對保守的,投資額在3萬-10萬的預期收益率為2.47%,10萬以上預期收益率為2.55%,比定存稍微高一點點。但對于老百姓來說,已經是非常具有吸引力了,怎么說都是把錢放銀行,當然會選擇收益較高的去處。

  瞄準了龐大的市場需求,在試水成功后,銀行業快馬加鞭,火速推出一系列的理財產品。

  產品投向從04、05年的標準化債券市場,迅速擴散至06年的非標準化市場,而后08年迅速萌生了首只開放式、凈值型理財產品。

  銀行變成了一個項目平臺,其理財產品背后的標的五花八門,從房地產、工業基建這些實體,到股權、外匯、期貨之類的金融市場工具,再到后來的資金池、期限錯配的影子銀行。

  產品復雜了,免不了出現一些不規矩的事情,當時銀行理財的風險其實比大伙想象中要大得多。

  可對于投資者來說,“銀行”這個名頭就是最好的定心丸,大家只看利息高低,無視風險巨細。而對于銀行來說,總覺得自己家大業大能剛兌。可項目都是有風險的,一朝風險發生,只可銀行自己承擔,拆東墻補西墻總有兜不住的一天。

  這就是近年來資管新規出臺的原因,打破剛兌、理財凈值化是大勢所趨,拍腦門的保本保息已然不復存在了。

  余額寶這條“鯰魚”,縮小了兩代人的理財鴻溝

  08年,是初代90后進入大學校門的那年,也是環球金融海嘯的那年。

  08年,對于44歲的馬云來說,是阿里巴巴在港股上市的第二年,被金融危機拖累,股價從40多港元一路下跌到3塊。

  不過馬爸爸倒是對資本市場的波動很漠然,去搞了個支付寶發展移動支付業務,還撂下一句狠話:如果銀行不改變,咱們就改變銀行。

  可當年正是銀行理財如火如荼的時代,銀行自然是沒把馬云放在眼里。

  磨劍五年,馬爸爸終于在2013年6月兌現了當年吹下的牛,支付寶推出余額寶,僅一個月時間,就吸引了超百億的資金。

  到2014年,余額寶就成為了邦內規模最大的網上貨幣基金理財產品,并且以其“隨存隨取”的高流動性,和近7%的七日年化收益率,完爆銀行理財。

  當初對它不屑一顧的銀行們,開始慌了。

  余額寶這條“鯰魚”,激活了整個銀行業,也帶動了整體金融行業的市場化進程。

  不僅如此,余額寶也拉近了咱們與父輩的理財代溝。那時只要有手機或是電腦,基本都會淘寶網購,會淘寶就一定會用到那個“一元起投”的余額寶。

  余額寶這個老少皆宜的全民理財工具,第一次將咱們與父母的理財觀拉近了不少。

  至此,全民草根理財的時代,也正式開啟了。

  紅極一時的P2P,讓投資者從狂喜到哭泣

  P2P網貸是個舶來品,起源于05年的英邦一家叫做Zopa的網貸集團,2007年才傳入邦內。它的原理其實很簡單,就是民間借貸。冠上P2P這個洋名字之后,脫離于主流金融體系除外,連接起了兩個民間需求皆無比龐大的端口:小微借款人的融資需求和廣大普通百姓的出借需求。

  時勢造英雄,2013年邦內銀行紛紛開始收縮信貸,缺錢又借不到錢的人越來越多,手里有錢的人也不在少數,加上余額寶的走紅助推了金融的互聯網化,于是,P2P就順理成章地做起了“資金紅娘”的生意,以燎原之勢迅速在全邦鋪開。

  當年的網貸產品都是保本保息的,收益高得驚人,能達到年化近20%,這個超高的收益率很快吸引了大批投資客。不到一年時間,邦內的網貸平臺數量從240家猛增至600家。2013年底,網貸行業的月成交金額約為110億左右,有效投資人數量為9萬-13萬。

  不過,任何一個行業出現野蠻生長時,都會帶來不少問題。由于平臺風控缺失或自身違規操作等,倒閉、跑路、提現困難的P2P平臺迅速增加,投資者的血汗錢被卷跑,一時間人心惶惶,哀鴻遍野。

  這一輪虧損帶來了非常沉痛的教訓,給咱們和爸媽都上了一堂扎實的風險收益理財課。

  2018年,在強監管的介入之下,網貸行業經歷了一輪大洗牌,網貸服務被正式列入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的管理范疇,正式進入邦家“編制”,和銀行一樣受到銀保監會的管理,成為金融行業的一支正規軍。固然實現完全規范化尚需時日,但去偽存真的腳步已經大步邁開了。

  行業開始逐步回暖,投資者的信心得到重塑。

  尾聲

  時代車輪滔滔向前,見證了從物質匱乏到豐衣足食的時代變遷,也經歷了從簡單儲蓄到多元投資的金融變革。

  現如今,隨著信息公開化和金融開放化,理財種類越來越多元,從零風險邦債,到穩健收益類的理財資管產品,再到權益市場的股票、基金、FOF和各類衍生品工具,應有盡有。

  無論是想穩健踏實的父輩,還是想激進拼搏的咱們,都能從金融市場中選取適合自己風險偏好的產品,來組建自己的投資體系。

  在理財這件事上,兩代人之間不同的只是偏好,而并非代溝,因為大家的期許都一樣,在對的年齡,對的地方,賺對的錢。

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好規劃網。文章實質屬作家個人觀點,不代外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態度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(責任編輯:王治強 HF013)
看全文
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提 交還可輸入500

最新評論

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熱門新聞排行榜

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外作家自己觀點,與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無關。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實質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昭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